即将猝死的秃子京墨

一个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秃子

一点都没错不是吗,军人就不能有个奶一点的称呼了吗?他是军人也依旧坚强有着军人的品格但他也是我心上的宝贝!所以他也可以是奶布这与他是否是军人无关只是他在这里就可以担起这个称呼不是吗?

鬼子从不填坑:

奶布世界第一可爱!

Carr:

是的。

Parrrrrr:

爱一个角色的方式有很多种,看不惯,绕道就是,何必非要强施于人。纠结一两个称呼真的没意思,奶布怎么了,谁还不是个宝宝了x我宠着我乐意

Lalathekitten【设计学生爆肝日常】:

QQ

日常咸鱼的小吜先生:

谁说叫奶布就ooc了,跟什么风
奈布在我心里永远是小天使!

鳄鱼sir(约稿吧):

哇,画的太快很多细节没有搞定...所以你们凑合着看吧😂😂😂😂😂
我就感觉叫奶布没有什么,我会叫我喜欢的人的小名,这只是个爱称而已,又不是在说他的人格,我实在不知道你们在吵什么!
 @书肃肆幸福 你们根据这个太太写的配合服用一下下吧,真的很让人桑心(ಥ_ಥ)
我以前也因为这种事情退过群,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希望你们看到不要打我就行😁
最后1p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是我的私心~

【杰佣】只是突然想写的没有题目(´(エ)`)

小学生文笔系列!人设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崩不过一般都会崩到九霄云外去所以麻烦做好心理准备!


这是一个杰克写的关于奈布的日记!


没有什么皮设定所以你们觉得是什么就可以是什么!


以上☞


--------------------


今天我如往常一样睁眼从小奈布的身边醒来,他依旧还在梦乡之中我把他抱起穿衣洗漱,把早餐一点点喂给他吃。今天他还不小心把粥撒在了衣服上无措的表情真是可爱极了。


今天是一年一次的万圣节了我将小奈布抱在怀里带他去看看庄园里不一样的布置。他说他很喜欢红教堂的布置因为中间订着的人很像他之前常去忏悔的教堂所有的。我告诉他之后每天我都可以带他来这里,他听了有些惊喜眼睛一闪一闪的真的是让我恨不得藏起来但我不能这样因为他喜欢自由所以我也会经常带他出来他高兴了我也会感到愉悦的。


差不多到晚餐时间了该去大厅了,其实我并不想让小奈布和其他人接触但是没办法今天万圣节庄园主规定必须要一起用晚餐希望可以快点结束吧。


今天晚餐的时候大家都变得更奇怪了,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虽然我知道我是个令人恐惧的存在可是今天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杰克”这是艾米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嗯?颤抖?平时的艾米丽可不会这样


“怎么了”我认为我笑的还是与平时无异,可是为什么他们看起来好像更恐惧了?就连同为监管者的同事也要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我?


“杰克,我。。。我认为你应该让奈布先生。。。。安息”艾玛在说什么?奈布不是好好的吗说什么安息?


“艾玛小姐在说什么呢,小奈布不是好好的吗。你看他多开心啊”


所有人看向杰克所指的那个孩子,是的那确实是奈布·萨贝达。可确是一具冰冷尸体,一具完全没有温度没有情绪的尸体。


“够了!”裘克仿佛是已经忍无可忍了“奈布·萨贝达已经死了六个月了!就死在你的刀刃下!你为什么还不肯接受事实!”


不,他在说什么!在说什么胡话奈布怎么可能死了呢?更加不可能是我杀的毕竟我那么爱他!


“裘克!闭嘴!我不想再听到你们说奈布什么,他明明就在这里,在这里和你们一起用餐。如果你们不欢迎我可以带他走但麻烦你们不要再说这种话!”说着杰克将坐在一旁的奈布抱起走回了房间。


“你们说。。。杰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清醒过来”艾米丽的问题没人能回答上来所有人都沉默着。


------------------------


房间里杰克将奈布轻轻地放在床上“小奈布你看都是因为你最近太安静了所以他们才说这种奇怪的话”杰克把玩着奈布小巧的手上面有些茧是奈布长期用刀所致的。


“所以奈布你。。。”


“快点回来吧”


“我。。。想你了”


杰克吻了吻奈布的额头随后便躺下睡着了,梦里似乎有着什么美好的事物让杰克即使睡着了还是嘴角微微上扬。


end.


我要实名diss这个园丁!一点道德素质没有!仗着对面直男杰宠她!我被挂椅子上她不救也罢了!她居然还贴我脸上鼓掌!!!这么会有这样的人!一点素质没有!

那个。。。那个!谢谢你们点了喜欢!虽然可能只是随手点的但是真的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٩(๑^o^๑)۶
我以后会努力写哒!

【雷安】礼物【严重OOC!!!】

就是很普通的生日梗,小学生文笔并且严重OOC!!!!注意避雷!!!如果觉得可以接受的那么GO ☞


-----------------


今天是雷狮的生日。


安迷修准备给雷狮一个特别的礼物-----他自己


其实这个主意是凯莉提供的


----今天下午----


“这不是安迷修吗,要一起去玩吗”


安迷修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凯莉微微一笑“凯莉小姐请原谅在下现在的无礼行为,但在下现在实在没有心情”


“怎么了愁眉苦脸的?”能让这位骑士如此苦恼的事无非就是关于雷狮了吧凯莉想


“今天是雷狮的生日,但他已经几乎拥有所有他想要的了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好送的了”说完安迷修的头又向下低了一些


“这还不简单”凯莉一听觉得安迷修完全是在想一个愚蠢的问题“只要把你自己送给他不就好了”


“我。。。自己?”安迷修有些诧异


“是的,这难道不是他最想要的吗”凯莉胸有成竹地说着


“是。。。是吗,我会考虑的,先走了告辞”安迷修显的有些窘迫,仓皇离去。


--------------------------------


“结果还是用了凯莉的提议”安迷修一边摆着餐盘一边叹道


‘敲门声’


“来了!”安迷修打开门看到门外的雷狮,但似乎心情并不好“怎么了,脸色这样”雷狮坐到了沙发上喝了口水才说“今天他们没有一个人记得我的生日”


“噗哈哈哈,原来恶党也会因为这个生气吗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觉得这样的雷狮是那么的可爱


“有什么不可以吗”雷狮看着脸色更黑了


“不,当然可以了,况且他们不记得我还记得不是吗快来吃饭吧”安迷修笑着安慰道


“哼,你记得那是应该的”说这走向餐桌坐下来


“既然你记得我的生日,那,我的礼物呢”吃完饭雷狮孩子气的向安迷修讨要着礼物


“我。。。”听到这话安迷修愣了一下“喂,你不会嘛准备吧”雷狮语气有些生气的模样“不,我当然准备了你。。。等会儿”说着安迷修走进了房间中“我喊你你才可以进来知道吗”


“好好好,知道了”也不知道雷狮有没有听进去反正是那么答应了


---------------------------


其实安迷修不知道这样子好不好但是再三犹豫下他还是喊了雷狮进来“那个。。。雷狮?这个礼物你。。。喜欢吗?”


说实话雷狮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凯莉,凯莉神秘莫测的对他说‘今天晚上说不定有惊喜在等你回家哦’所以他迫不及待的快点回到家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事。但是回家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惊喜很普通的一次生日,只是没想到现在居然给他砸了那么大一个惊喜。


雷狮看着眼前只用礼物绸带缠身的安迷修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当然,喜欢了。不过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对我赤裸裸的勾引?”雷狮的如星空般的紫眸像是要把安迷修吞噬。


“当。。。当然知道了,所以。。。。你要吗”安迷修其实早就已经羞耻的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可是他能感觉到雷狮很高兴所以他认为他选对了礼物


“当然要了,送到嘴边的肉为什么不吃呢?”雷狮调笑的说着,手已经伸向了安迷修。


“那么,我开动了”



____end


【关于一个脑洞】(下)

(;´ρ`)说实话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写了,虽然我有构思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具体化的写出来(  ̄  ̄)σ…( _ _)ノ|壁 反省。我jio嘚我还能苟一下所以拜托不要嫌弃我嘚辣鸡文笔_(¦3」∠)_
那么。这里是秃头京墨墨嘚一个辣鸡欺诈组脑洞严重OOC并且文笔极度烂如果以上没有问题那么GO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昏暗的房间里传出了一声惨叫,瑟维知道这是克利切的叫喊但他并没有急着赶过去因为这完全在他意料之内,况且他希望过会儿会有他所想要的反应。

瑟维听着时不时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叫喊声不急不慢地收拾这茶具。

“啊啊啊啊啊!瑟维!救我!啊啊啊!”终于听到了他想要的便快步走进了昏暗的房间中

其实这个房间里放着的只是一些大大小小的惊吓整蛊道具罢了一些作为一个魔术师会有些轻视的道具,但将这些道具放在一起对于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克利切来说这足矣“致命”。

瑟维在房间中寻找着对他呼喊的人儿“瑟。。。瑟维,你。。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还不。。来”耳边传来轻微的低语,小小的抽泣声让这话听起来并不连贯。瑟维有些心疼了但不得不承认当找到他时克利切的样子无一不使他疯狂。

克利切瘦弱的身躯蜷缩在角落中,或许是因为惊吓过度身体还有些止不住的颤抖,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下滴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声响,但在昏暗幽静的房间中显的更加引人怜惜。

当看到瑟维时他几乎下意识地躲进了这个男人的怀中,其实就连克利切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觉得面前这个男人让他充满了安全感,并且他现在也不想去了解原因,他只知道这个男人让他感到舒心。

蜷缩在角落的人儿突然撞进自己的怀中这让瑟维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收紧了手臂使怀中的人更加贴近自己。

“为。。。。为什么。。不。。不告诉。克。。克利切,这个。。。这个房间。。是这。。是这样的”克利切哽咽着断断续续地向眼前的这个男人控诉着自己的不满。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现在的瑟维早已抛弃了自己最初的想法,看着怀里止不住眼泪的人儿只有慢慢的心疼与自责,克利切会被吓哭这是他不曾想到的。

这时的克利切已经从刚才的惊吓中缓了过来有些赌气的对瑟维说“克利切。。。克利切再也不要来了”

“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瑟维看到克利切已经恢复了揪着的心也放下了

“那。。。那克利切想要之前那个盒子”

“没问题,你想要什么都可以”看着像要糖果的孩子一般的人瑟维还有什么好不答应的呢,不过就是一个盒子罢了还是自己媳妇儿重要不是吗

----------------------

endε=ε=ε=┌(;´°ェ°)┘

【关于一个脑洞】(中)

这里是我的脑洞接下来的故事,这里我想求一件事( •̥́ ˍ •̀ू )我想问问有没有哪位太太对这个小甜饼有兴趣麻烦画出来吧( •̩̩̩̩_•̩̩̩̩ )因为我觉得我的文笔是真的不能完全表达出来 至此
该篇纯属脑洞超级OOC 注意避雷并且文笔极度不好如果不介意的那么GO☞

---------------------------

“哇,这个看起来好像很值钱的样子!这个这个!看起来好像很有趣呢!”进到屋内这里的一切都吸引着克利切使他兴奋不已

“你慢慢看我去准备些茶点”瑟维望着四处乱窜的克利切说道

“好的好的!你快去吧”也不知道克利切听没听清楚总之他还是专心的研究着不同的道具

‘这个盒子好像很值钱呐,不知道能换成多少钱呢?’克利切盯着眼前华美的魔术盒遐想着

--------------------

过来一会儿瑟维回来了“可以来吃茶点了哦”瑟维在众多道具中寻找着克利切

“瑟维,克利切在这里”

听到克利切的声音瑟维快步走去看见克利切在不停的摆弄着什么“你在弄什么?”

“一个盒子,克利切不知道该怎么打开它怎么都找不到开关”克利切疑惑的转动着手中的盒子

“拿来”瑟维接过盒子推动了一个细小的机关盒子便打开了并且响起来四小天鹅的音乐

“那么简单,为什么克利切找不到”克利切显得对这有些失望了

瑟维拉过他坐在沙发上“如果那么容易找到那就这就不是个好的魔术道具了”顺手倒了一杯红茶递给身边的人儿

“可是克利切那么厉害怎么会找不到呢”克利切接过红茶喝了一口“这个味道不错呢!”

“再尝尝看这个曲奇”瑟维拿起一块曲奇递到了克利切嘴边

“吼次”克利切咬了一口饼干含糊不清地说着,拿起红茶喝了一口继续道“对了,那边那间为什么关着门?”说着把手指向右边的一扇紧闭的大门

“那个房间啊。。。。”瑟维有些迟疑

“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问题你想看吗”仿佛是想明白了什么瑟维语气有些上扬

“当然了!克利切说了都要看”

“那去吧,我收拾一下,马上就来”克利切听到男人的话语起身快步向那间房走去却没能看到沙发上那个男人意味深长的笑容
------------------------

跟风挑战……

拉低中奖率系列qwq

咱就喵一声表存在:

500热度一个粘土Q版奈布
到2000停止……
要是到2000了我还抽个人
寄一个Q版奈布出去
超轻粘土的,我给包邮
嗯……明天晚上6点截止
加长点时间,我就不信我会断腿
我不在这里抽人啊啊啊啊
我捏完挂两天图抽人送好吗?

【关于一个脑洞】(上)

这是一个我想写好久的脑洞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或者画过至少我看的太太里是没有的所以我想写下来不过我小学生文笔而且超级OOC!へ(;´Д`へ)所以米娜桑注意避雷撒~

这是一个欺诈组的小甜饼!(๑•̀ㅁ•́๑)✧如果你们不介意我的文笔并且不介意我的超级OOC那么✧*。٩(ˊωˋ*)و✧*。GO☞

------------------

某一场游戏等待中。。。
克利切发现坐在旁边的是魔术师呆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略带兴奋地转头向旁边的人问去

“瑟维,克利切是不是从来没有去过你家?”

“是的,怎么了吗?”瑟维有些意外没想到克利切会向他问这个问题

“克利切想去看一下!”

“你确定吗?”瑟维显得有些顾虑

“当然了!不过,你要是不同意的话就算了吧”克利切低下了头语气中染上了丝丝失望的意味
而这语气中的失望瑟维当然听了出来连忙答道

“怎么会不同意呢,我很乐意你来玩”

“真的吗?克利切没有勉强你哦!”克利切迅速地抬起头眼中闪着点点光亮

“当然了,乐意至极”瑟维笑着回应

“那,那我们结束了就去吧”
虽然克利切努力压抑着自己愉悦的心情但晃动的双腿还是把他的心情暴露在瑟维的眼中

“没问题”仿佛是被克利切的心情所影响瑟维的语调也有些不自觉的上扬

-----------游戏后------------

“走吧,你带路”克利切几乎是蹦到瑟维身边来说话的

“好~”瑟维看着像孩童般的克利切笑道(其实这里我就是想表达出瑟维语气和眼神中对克利切的宠溺感但是我的文笔真的不好所以麻烦你们意会一下(இωஇ ))

-----------------------

“这就是你家?看着挺大的”克利切抬头看着眼前的房子(我不知道该怎么样简述qwq反正就是中世纪欧式的那种两层加一个阁楼的那种房子)

“是的,因为我有许多魔术道具需要放置”

“那肯定进去吧!”说着克利切就抬步向前走去

‘到底是谁家啊’看着克利切快步走去瑟维低头笑叹

明明都是手为什么我的手就不能像你们一样画画?为什么!